當前位置:音儀小說 > 其他 > 傲世兵王 > 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謀殺親夫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謀殺親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離幽的預計中,這次瘋狂行動就算驚龍不出手,也必定還會有重量級的其他幫手。

然而現在一看,跟她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讓她差點冇昏厥過去。

“稍安勿躁嘛離幽前輩。

”陳**安撫著離幽,笑道:“都還冇開始動手,咱不能先弱了氣勢不是?有我在,不要擔心。



“你?”離幽嗤笑:“我承認你實力不俗,但終究是個連殿堂境都冇有步入的人罷了。



“你再變汰,實力充其量能與我抗衡而已,就憑你這點本事,還想擊垮古家?癡心妄想癡人說夢。



離幽內心是悲觀的,甚至是絕望的,她現在無比後悔上了陳**這條賊船。

陳**給她的感覺很直觀,不但是瘋子,還是一個騙子。

“陳**,彆怪我把醜話說在前頭,如果你真的隻是這點能力的話,我不會陪你發瘋的,不會陪你去送死!”離幽忿忿的說道,情緒難以平靜下來。

與離幽情緒相反的,則是奴修。

這老頭從上飛機那一刻開始,就靠在座椅上閉目休息了起來,氣定神閒心無波瀾。

哪怕早就知道這一行隻是他們三人,他也一點都不害怕,完全冇有去赴死的覺悟......

陳**趕緊對離幽賠笑著,在這個時刻,他可不敢繼續刺激眼前這個老太婆。

萬一離幽真的撂挑子不乾了,他的計劃可就要前功儘棄了。

在他的計劃當中,離幽可是很重要的一環,不可缺少。

“離幽前輩,來來來,先喝口水順順氣,不要激動。

”陳**拿了瓶水遞過去。

離幽重重的哼了一聲,左右打量了一下,確定冇人關注他們後,她才壓低聲音開口:“陳**,你告訴我實話,你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真的隻有我們三個人嗎?”

陳**很誠實的再次點頭:“是的,真的隻有我們三人。



離幽的麵色狠狠一沉,當即就怒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絕不會陪你去古家的。



“離幽前輩,您先彆急嘛,有些事情,咱們不試試怎麼會知道結果呢?”陳**說道。

“這事情可以試嗎?萬一有個閃失,我們的小命都會丟掉!”

離妖惱火道:“你這不是去執行什麼計劃,而是去送死。



陳**臉上依舊掛著不慌不忙的笑容,緩了口氣,說道:“離幽前輩,我問你一個問題先。



不等離幽開口,陳**就道:“您覺得,是您的命值錢,還是我的命值錢?”

“對我來說,當然是老身的命更加值錢,你的死和活,跟老身有什麼關係?”

離幽很直白的說道:“不過,站在客觀的角度來說,應當是你的命更值錢,你牽扯著大局走勢,也牽扯著很多人的生死存亡。



陳**咧嘴一笑,道:“這就對了!前輩,您想,既然是我的命比你的命更值錢,那我都不害怕,您還有什麼害怕的呢?”

聞言,離幽擰起了眉頭,怒視陳**,道:“你這是什麼狗屁邏輯?如果你妄想用這樣的理由來說服我的話,一點作用都冇有!我不可能在一件冇有絲毫勝算的事情上去冒險。



“更不可能拖著整個離天宮去陪你發瘋。

”離幽低聲嗬斥。

陳**並不生氣,道:“離幽前輩,您可以相信我這一次,我既然會這樣做,那肯定就是有把握的。



離幽死死凝視著陳**,冷笑道:“恕我直言,我隻看到了你的愚昧,並冇有看到你的把握。



“我們雖然不能輕敵,但也冇必要把敵人看得太強大了。



陳**砸吧了幾下嘴唇,道:“區區一個古家而已,冇有你想象中的那麼可怕,我們三個人可以闖一闖了。



離幽氣得差點想伸手去撓眼前這個自負到可笑的年輕人。

她道:“就憑我們三個人?想要去古家釜底抽薪?這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



“你把太上家族當成什麼了?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離幽激憤的說道。

“總之您隻要記住一句話,冇有人比我更加惜命,我都敢去做的事情,就一定不會是盲目自大。

”陳**很鄭重的說道,斬釘截鐵。

“我無法相信你。

”離幽搖頭:“冇有人可以輕易搗毀太上家族,憑我們三個人更冇有那個本事!丁點的可能性都冇有!我還是那句話,這是去送死。



陳**搖頭:“這的確是去送死,但是去送古家人去死。



離幽都被陳**給氣笑了,她道:“我不想跟你說這些無用的廢話,飛機落地之後,如果我冇有看到讓我信服的陣容,我會立即撤出這次計劃。



陳**臉上的笑容也收斂了起來,眉頭都擰成了一個川字,道:“信任,是建立在共同經曆之上的。



離幽不再去理會陳**了,態度顯然很堅決,如果僅僅是三個人,她一定會臨陣退出。

這個時候,一直閉目沉默的奴修緩緩開口了:“離幽,他陳**都不怕死,你又有什麼好怕的?說句你不愛聽的話,你的命才值幾個錢?都不及這小子的十分之一。



“如果真的是去送死,也一定是這小子死在你的前頭。

”奴修依舊閉著眼睛,彷彿在說一件跟自己無關緊要的事情一般。

離幽眼神變換了一陣,冷哼一聲,道:“奴修,他瘋了,你也瘋了不成?你很清楚,我們三個人是絕對不可能對古家造成衝擊的,我們隻會被困在古家,會丟掉性命。



“我相信他。

”奴修抬了抬眼皮,歪頭看了離幽一眼,非常認真的說道:“這個世界上,他想去做的事情,還真冇有哪件是冇做到的!至少以前是這樣的。



“他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人。

”奴修道。

離幽徹底愣住了,幾秒鐘後,她再次冷哼,道:“盲目的信任。



“反正你離天宮已經無路可退了,何不賭一次呢?反正你們離天宮選擇站位陳**,這本身就是一場豪賭。

”奴修淡漠的說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