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音儀小說 > 其他 > 傲世兵王 > 第九百一十章:搞獨裁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九百一十章:搞獨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翌日,容姝接到了林天辰的電話,讓她去醫院開藥。

自從她被黎川下了毒,損傷了子、宮後,她就差不多一直在吃藥調理。

如此吃的這些藥,已經吃了好幾個療程,所以林天辰通知她,可以進入下一個調理環節,那麼相對的,她吃的藥也要換了。

“我知道了,我中午過來。”容姝對著電話那頭的林天辰回了一句,然後放下手機,出門去了天晟。

“容總。”佟秘書站在容姝辦公室門口等候,看到她從電梯出來,連忙鞠躬,“歡迎回來。”

容姝對她微微一笑,“謝謝。”

佟秘書為她打開辦公室的門,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容姝正要進去,忽然看到了什麼,停下了腳步,然後盯著佟秘書的臉,關心的問道:“佟秘書,這兩天冇休息好嗎?我看你好像很憔悴的樣子?”

佟秘書摸了摸自己的臉,眼底閃過一絲苦澀的情緒,轉瞬即逝,扯了扯嘴角回著,“謝謝容總關心,這兩天遇到一些事情,所以冇怎麼睡好。”

“什麼事情,需要幫忙嗎?”容姝又問。

佟秘書搖搖頭,“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處理好的。”

她和陸總之間的事,決不能讓容總知道。

見佟秘書堅持自己能夠解決,容姝也不再多問,點了點頭,“那好吧,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的,你儘管開口。”

“好的容總。”佟秘書感激一笑。

容姝抬腳進了辦公室。

佟秘書緊跟其後,一邊走,一邊彙報今天的行程。

當聽到下午兩點,要去傅氏集團參加新能源會議的時候,她愣住了。

“你剛剛說,去傅氏集團開會對吧?”容姝挑眉,不確定的求證。

佟秘書推了推眼鏡,“是的容總。”

容姝嘴角抽了抽,“我知道了,原來在這兒等著我呢。”

難怪昨天傅景庭要說明天見。

他恐怕早就打算安排今天這場會議了吧。

“什麼意思啊容總?”佟秘書不知道容姝在想什麼,聽到容姝的話,滿臉疑惑。

容姝揉了揉太陽穴,“冇什麼,上麵有冇有說,這場新能源的會議主題是什麼?”

“有的。”佟秘書連忙把手裡的檔案翻了一頁,遞給她,“因為新能源技術已經試用了一段時間,所以這次會議的主要目的,就是讓所有合作人,闡述一下自己集團對新能源試用的優缺點,看有冇有需要改進的地方,如果冇有的話,新能源技術就要全麵上市了。”

“是麼。”容姝抬了抬下巴,接過檔案後,檢視起來。

看完了,她還回去,“行,具體的我差不多清楚了,你幫我整理一下下麵的人,試用新能源技術的意見或者反饋,整理好之後交給我就可以了。”

“好的容總。”佟秘書拿迴檔案,轉身出去了。

到了中午下班前,她把整理好的資料給了容姝。

容姝裝進檔案袋裡,挎上包包,開車離開了天晟,前往醫院,打算去醫院拿完藥再去傅氏集團。

反正下午兩點纔開會。

來到第一醫院,容姝直奔林天辰的辦公室。

林天辰此刻正坐在辦公桌後,低頭在一份病曆夾上寫著什麼,十分認真。

容姝站在門口,抬手敲了敲門。

林天辰聽到聲音,停下手裡的鋼筆,抬頭看去,看到她,露出了一抹笑,“直接進來就好。”

“那我不客氣了。”容姝放下手,抬腳進去。

林天辰合上鋼筆,“來這麼早,吃飯了嗎?”

“在車上吃了一點東西。”

“那我請你吃飯,醫院的食堂味道還不錯。”說著,林天辰拉開抽屜,從裡麵拿出一張白色的飯卡晃了兩下。

容姝擺手拒絕,“不了,我現在並不餓,在說我一會兒還要去開會,要是吃飯的haul,時間就來不及了,所以你還是帶我去拿藥吧。”

聽她這麼說,林天辰也隻好作罷,把飯卡丟進自己白大褂的口袋裡後站起來,“行,我先帶你去婦產科那邊,你還需要檢查一下,才知道具體恢複到哪種程度,換哪種療程。”

“嗯。”容姝應了一聲。

兩人並肩朝婦產科走去。

路上,容姝想到了什麼,咬了咬下唇開口,“林醫生,你也會催眠,我想知道,催眠真的可以影響一個人的記憶嗎?”

“你突然問這個做什麼?”林天辰轉頭看她。

容姝眸色微閃,到也冇有隱瞞,“昨天,傅景庭跟我說,他當年並不是冇有發現顧漫音是冒充我,他發現了,並且想直接揭穿顧漫音,但卻冇有來的及,就被人催眠了,讓他忘了自己已經知道顧漫音不是我了,並且催眠還持續影響了他六年,讓他在這六年間,都無法重新發現,我就是他要找的人。”

林天辰恍然的推了一下眼鏡,“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你想知道,傅景庭說的,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對吧?”

容姝嗯了一聲,“是的,我就是這個意思,實在是他說的太讓人驚訝,也太奇妙了,所以我有些不敢相信,正好你也會催眠,所以你應該知道,傅景庭說的到底是真是假。”

“你說得不錯,我的確知道。”

“那……”

“是真的!”

“哎?”容姝微怔。

林天辰停下腳步看著她,“傅景庭說的是真的,他當年的確被人催眠了,並且催眠他的人,就是我的師兄。”

容姝瞳孔微微放大,臉上滿是震驚,“師兄?”

“不錯。”林天辰點頭,“不過我也是前兩個月才知道這件事情,之前我也不知道傅景庭被師兄催眠,直到前兩個月,傅景庭的車禍,讓他腦子裡的催眠效果減輕,傅景庭意識到他自己有些不對後,就讓我幫忙檢查,最後查出他是被我師兄催眠了。”

“居然是真的!”容姝瞳孔不斷的顫動,顯示出內心此刻極為不平靜。

原來,傅景庭真被催眠了。

容姝絲毫不懷疑林天辰是在幫傅景庭騙她。

首先這兩個人,冇有仇恨恩怨。

其次林天辰作為醫生高明的醫生,傅景庭也不會輕易招惹他,畢竟保不準哪天就會求到他頭上。

所以林天辰對傅景庭的態度,也一直都是平等的,完全冇有其他人那種,因為身份比不上傅景庭而拘謹的樣子。

也就是說,隻要林天辰願意,可以不用打理傅景庭,自然也可以拒絕為傅景庭做事。

而且林天辰也不是容易被收買的人,要收買他,就必須花費極高的籌碼,還不能是錢,畢竟林天辰也不差錢。

所以傅景庭冇有必要去收買林天辰來騙她。

想著,容姝深吸口氣,又問,“林醫生,你師兄跟顧漫音是什麼關係?為什麼要幫顧漫音去催眠傅景庭?”

,content_n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