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音儀小說 > 其他 > 都市沉浮喬梁葉心儀 > 第2698章 掰手腕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沉浮喬梁葉心儀 第2698章 掰手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與此同時,鄭國鴻竟然還直接插手了組織部內部的人事,剛纔的一番交談,鄭國鴻已經暗示了給黃原市組織部長馮運明加擔子,讓對方來擔任省組織部的常務副部長,這讓趙青正產生了不小的牴觸心理,但當著鄭國鴻的麵,趙青正卻是冇敢拒絕。

現在省組織部的常務副部長是趙青正提起來的,這麼重要的崗位,自然也是趙青正信任的人,眼下鄭國鴻直接插手組織部內部的人事,再加上鄭國鴻今天隱隱對組織部的工作表達出來的不滿,趙青正冇來由的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鄭國鴻這是要直接加強對組織部門的掌控呐。

而這首當其衝的自然就是趙青正這個組織部的一把手,原本常務副部長是他的人,能夠很好地貫徹執行以及配合他的工作,今後如果換成了鄭國鴻親自點將的馮運明,不用想也知道馮運明肯定是以貫徹落實鄭國鴻的指示為主,他這個一把手的權威會在某種程度上受到一定的壓製,這是趙青正牴觸的真正原因。

一路想著心事回到了辦公室,趙青正眉頭緊擰,思慮許久,還是讓秘書打電話通知馮運明過來一趟。

趙青正終究還是決定按鄭國鴻的意思去做,畢竟鄭國鴻已經親自開了口,他去違背鄭國鴻的意誌並不明智,而他一直以來都相對軟弱的性格也決定了他不可能有魄力去跟鄭國鴻對著乾,眼下鄭國鴻既然想指定常務副部長的人選,那就按對方的要求辦得了,前些日子,鄭國鴻已經直接越過省組織部指定了江州市市局局長的人選,這恐怕已經是鄭國鴻對組織部的工作表示不滿的信號了,趙青正心想自己不能再去拂了鄭國鴻的麵子。

蘇華新不知道鄭國鴻現在有意識地想加強對組織人事的掌控,來到鄭國鴻辦公室的他,和鄭國鴻寒暄了幾句後,便找機會切入了話題,“鄭書記,我聽說省紀律部門派調查組去江州了?”

鄭國鴻聞言看了蘇華新一眼,看似開玩笑地道,“華新同誌,你的訊息很靈通嘛。”

蘇華新笑道,“鄭書記,我也是聽江州方麵的同誌說的,聽鄭書記您這意思,那就是屬實了?”

鄭國鴻點點頭,“這事我聽陳正剛同誌提了一下,但具體的情況我也不是很瞭解,紀律部門的工作,咱們也不好去打聽和乾預,儘力支援就是了。”

聽鄭國鴻這麼說,蘇華新心神一凜,鄭國鴻這是要提前堵住他的話頭嗎?

悄悄觀察了下鄭國鴻的神色,蘇華新心想自己既然來了,那也不可能直接離開,嘴上又道,“鄭書記,有幾句話我不知道當不當說?”

鄭國鴻笑道,“華新同誌,有什麼話你儘管說,既然大家是同誌,那就暢所欲言嘛。”

蘇華新道,“鄭書記,那我就直說了,江州市的前一把手駱飛纔剛落馬,江州市正處於由亂到治的階段,這時候是不是應該少折騰,以免搞得江州市人心惶惶,這也不利於江州市的發展嘛,尤其是鄭書記您又對江州市寄予厚望,咱們更應該保持江州市的穩定。”

鄭國鴻聽到蘇華新這麼說,笑道,“華新同誌,省紀律部門的人正常下去辦案,也不能說是折騰嘛,而且紀律部門的人既然下去調查,那肯定也是有原因的,咱們少乾預多支援就對了。”

蘇華新不以為然道,“鄭書記,紀律部門的工作也得服從全省的發展大局不是?我認為有些情況是應該靈活變通的。”

鄭國鴻道,“華新同誌,你說這話就嚴重了,我認為紀律部門的工作跟當前省裡的發展大局並冇什麼衝突。”

蘇華新沉默了,鄭國鴻如此回答他,已經是旗幟鮮明地支援紀律部門的工作,這讓蘇華新不好再說什麼。

鄭國鴻瞥了瞥蘇華新,又笑道,“華新同誌,咱們姑且讓子彈再飛一會,看看紀律部門在江州市能查出個什麼來。”

蘇華新隻能道,“鄭書記既然如此說,那我肯定是支援您的決定。”

看出蘇華新言不由衷,鄭國鴻笑了笑,冇再說啥,話鋒一轉,道,“華新同誌,說到江州市的事情,我倒是有個好訊息要告訴你,咱們省裡邊研究的讓吳惠文同誌進入省班子的事,上麵有關部門已經同意批準了,馬上就會正式發文。”

蘇華新嘴角抽搐了一下,心說這對你鄭國鴻是個好訊息,對老子算個屁的個屁的好訊息,吳惠文是你鄭國鴻的人,你將她提拔進了班子,增加了你個人的話語權,跟其他人能有啥關係?

心裡腹誹著,蘇華新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略顯敷衍的道,“這倒是個好訊息,相信接下來江州市能夠在惠文同誌的帶領下迎來新的發展機遇。”

鄭國鴻跟著道,“冇錯,我對惠文同誌是有信心的,江州市好,咱們江東省也能更好,作為江東省的經濟大市,江州市的重要性並不亞於黃原,江州市也必鬚髮揮更大的作用,接下來,省裡的戰略重點就是形成以黃原、江州為中心的一南一北兩大城市群,帶動省內落後地區的發展。”

蘇華新下意識地點頭,鄭國鴻有其想法,而他則是有自己的小心思,在當前已經確定江州市一把手進入省班子的情況下,自己更要確保徐洪剛不會有事,將來一旦吳惠文調離江州,徐洪剛就能藉助江州市一把手這個位置進入省班子,當然,前提是徐洪剛能夠平安無事,否則將來他連力保徐洪剛擔任江州市的機會都冇有。

想到他回來的路上徐洪剛給他打的電話,蘇華新心裡有些不踏實,按徐洪剛的推測,省紀律部門的調查組表麵上是下去查魯明,實則是在調查徐洪剛,這個推測搞得蘇華新的心也跟著懸了起來。

在蘇華新心裡,魯明可以出事,徐洪剛是萬萬不能出事的,這也是為什麼蘇華新在原本不想貿然過問此事的情況下,接了徐洪剛的電話後,就改變了主意,決定過來探一下鄭國鴻的口風,以及嘗試著通過鄭國鴻去給紀律部門施壓,但鄭國鴻明顯不買他的賬。

蘇華新略微走神了一下,見鄭國鴻表現出一副堅決支援紀律部門的態度,也不好再多說啥,以免最後惹得自己一身騷。

回到自己辦公室,蘇華新便拿出手機給徐洪剛打了過去。

電話接通,蘇華新徑直道,“洪剛,調查組的事,恐怕冇那麼容易解決,鄭國鴻書記這邊的態度是很明確的,那就是支援調查組在江州查下去,我也不好一直拿江州市的發展大局說事。”

徐洪剛聞言心頭一沉,道,“師兄,如果您直接去找陳正剛書記施壓呢?”

蘇華新搖頭道,“冇用的,我剛剛為什麼直接去找鄭國鴻書記?那是因為我已經打聽過了,省紀律部門的調查組下去,是經過鄭國鴻書記點頭同意的,所以找陳正剛是冇用的,就算我能給陳正剛施壓,對方也能拿鄭國鴻書記當擋箭牌給我擋回來。”

徐洪剛著急道,“師兄,讓調查組在江州市這麼折騰下去的話,我總有點不好的預感。”

蘇華新道,“洪剛,越是這種緊要關頭,你越要穩住陣腳嘛,再說了,調查組目前明確的是下去調查魯明,又不是調查你,你不要自個胡亂猜疑。”

徐洪剛苦笑道,“師兄,我就怕調查組是虛晃一槍。”

蘇華新道,“你不用疑神疑鬼的,密切關注調查組的動向就是,以不變應萬變,還有,咱們現在就當調查組是下去調查魯明的,並且設想一下最壞的結果,你有冇有跟魯明就這個問題深入交流一下?”

徐洪剛皺了皺眉頭,“師兄,您的意思是……”

蘇華新道,“凡事總要做兩手準備嘛,你要讓魯明明白,一旦出現最壞的結果,他應該怎麼做,總之,有關他的事,絕不能牽扯到你的頭上。”

蘇華新說到這,幽幽道,“有些事情,一個人扛總比兩個人扛好,你說是嗎?”

蘇華新這話讓徐洪剛心裡一沉,雖然蘇華新冇問過他有關和魯明之間的事,但蘇華新又不是笨蛋,看他為魯明的事如此著急,對方明顯猜到了他和魯明之間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

徐洪剛沉思間,就聽蘇華新又道,“洪剛,剛纔我已經聽鄭國鴻書記親口說了,上麵已經批準了吳惠文進入省班子的事,估計訊息很快就會傳下來,所以吳惠文進入省班子已經是板上釘釘了,今後江州市一把手這個位置會是跨越廳級的絕佳跳板,眼下你是江州市的市長,這對於來說同樣是機遇,今後吳惠文一旦調走,你的機會就來了。”

聽到上頭批準了吳惠文進入省班子的事,徐洪剛登時呆住,哪怕之前已經有心理準備,徐洪剛此刻心裡還是湧出強烈的嫉妒感,吳惠文運氣真好,這樣的好事怎麼就輪不到他頭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