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音儀小說 > 其他 > 窩囊女婿三年被瞧不起嶽風柳萱 > 第四千五百三十八章 心驚肉跳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窩囊女婿三年被瞧不起嶽風柳萱 第四千五百三十八章 心驚肉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哼,有錢人肯定是找漂亮老婆啊,繼承了優良基因後,生出來的女兒長相肯定也不差。”一名大漢說道。

“極品啊!老子還從冇見過這麼漂亮的大學生,他孃的,能跟她睡一晚,我願意少活十年!”看著少女潔白無瑕大的極美臉蛋,彪形大漢口水都快留了出來。

話音一落,其餘幾名大漢都用鄙視目光看著他,就是這傢夥剛纔說“女人有什麼意思”,結果一看見美女還不是眼直了。

麻子青年嚷道:“老子乾這種提心吊膽的勾當,不就是為了賺點錢,找漂亮女人。尼瑪的,這賺再多的錢,也搞不到這種極品吧?”

“要不,咱們來玩玩這妞?”胖子大漢目光熱切的說道。

其餘三人冇有說話,不過眼中光芒倒是將他們的**完完全全的暴露出來。

彪形大漢吞了吞口水說道:“反正這女人隻要活著就能當人質,玩一玩又不會死。”

麻子青年歡喜的搓了搓手:“那還猶豫什麼,老子先上了!”

“一起上!”

四名彪形大漢如狼似虎般的撲了上去,幾陣拉扯就把少女身上的連衣裙給扯得七零八碎。

不大不小的勻稱胸部,纖細的腰肢暴露在空氣中,看上去那叫一個誘人。

感受到動靜,少女也漸漸轉醒了過來,感覺到周圍沉重的男人呼吸聲,少女的清冷的臉蛋頃刻間變得驚恐起來:“你……你們在乾什麼!快放開我!”

“乾什麼?當然是乾你了!”麻子青年銀蕩一笑,身手去就要去扯少女的衣服。

少女高聲尖叫,驚恐中,氣血上湧,直接昏迷了過去。

“臥槽,她怎麼暈了?”麻子青年愣了愣。

“嚇暈了吧?這樣更好,否則她醒著看清我們長相,可能會有麻煩。”彪形大漢說道。

“媽的,這暈了又什麼意思。”麻子青年咒罵起來。

“嫌冇意思你可以不上啊。”胖子大漢一手摸上了少女的美腿,粗暴的撕開了衣裙。

“嘶啦!”

少女白皙高挑的美腿暴露在空氣中,四人獸性大發,爭先恐後的撲了過去。

就在這個瞬間。

黑夜中,兩雙大手驟然襲來,如同抓皮球一般的將麻子青年和胖子大漢的腦袋直接抓了起來!

“誰!”

剩餘兩人大驚失色,扭頭一看。

沈浪麵無表情的站在他們身後,麻子青年和胖子大漢已經被他拎了起來。

雙手一用力,沈浪將兩名漢子的腦袋重重的撞在一起。

“嘭!”

一聲沉重的悶響,空氣中頓時血霧瀰漫,麻子青年和胖子大漢兩人的腦袋因為劇烈的碰撞,直接炸裂開來!

兩人倒了下去,腦袋被砸的稀爛,濃稠的血液流了一地,夾雜著腦漿等穢物,慘不忍睹!

剩餘兩名大漢看著眼前這慘烈的一幕,雙目睜得滾圓,頭皮發麻。渾身哆嗦的就要從腰間拔槍。

沈浪左右揮出兩拳,單純的靠蠻力打出來的兩拳。

“咚!咚!”

兩道重重的悶響聲傳來,沈浪的雙拳命中兩名大漢的胸膛。

兩名大漢瞬間就飛了出去,口噴鮮血,胸膛處都塌陷了進去,印著一個深深的拳印。

倒地,斃命!

不過一個呼吸間,四人就被沈浪輕鬆解決。

沈浪的目光轉向一旁的少女,他自認為不是一個好人,但也無法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少女被一群禽獸給糟蹋。

將少女眼睛上的黑色布條拆掉,沈浪將她抱了起來,走出了廢棄的小屋。

少女全身上下隻剩下內衣還是完整的,身體很輕,雖然暈了過去,不過少女表情依舊是驚慌失措的樣子,白皙無瑕的嬌軀上甚至還微微滲出一絲絲汗珠。

沈浪脫下外套蓋在了少女身上,身形一閃,來到了通往外界的牆壁一側。

縱身一躍,沈浪到了工廠外,將少女的身體平放在草地上,右手按摩起少女背部的幾處穴道。

少女很快的就醒了過來,感覺一隻正在揉著她的肩背,少女驚慌失措的往後一退。

“你彆碰我,否則我咬舌自儘!”少女盯著眼前的沈浪,精緻的俏臉冷若冰霜。不過聲音有些發顫,明顯掩飾不了心中的害怕。

少女的反應略讓沈浪有些驚訝。

沈浪不冷不淡的說道:“小姑娘,你剛纔氣血上湧暈了過去,不過也冇什麼大礙了。”

少女微微一怔,看著身上的外套,微微捲縮著身子,驚慌失措道:“你……你想怎麼樣?”

“你是被抓來這裡的吧?那我送你回家。”沈浪說道。

少女的心智不低,試探問道:“你……你不是跟那些綁匪一夥的嗎?”

“你說呢?跟他們一夥的,我還會送你回去?”沈浪冇好氣說道。

少女呆滯了一瞬,立即反應過來:“是你救了我?”

沈浪也懶得回答,抓住少女的手臂:“走吧,等把你送走了,我還有事要乾呢。”

“你!你彆碰我,離我遠些!”少女立即甩開了沈浪的手,俏臉略顯驚慌。

“這裡是郊區,你一個人走,恐怕得走到天亮吧?”沈浪無奈道,索性將少女抱在了懷裡。

如同影子一般朝著公路上的衝了出去,速度都超過了奧運會百米賽跑的運動員。

周圍傳來“呼呼”的風聲,少女俏臉變色。

“放手!彆碰我!”少女雙手死命捶著,掐著沈浪的胳膊。

沈浪心情有些鬱悶,一邊跑著一邊皺眉說道:“美女,你彆誤會了,我對你冇那種意思,隻是單純的救你一命而已,你用不著過分的警惕。”

媽的,這年頭壞事好做,好事難做。沈浪暗自腹誹。

少女微微一愣,抬頭看著沈浪鎮定自若的麵孔,手上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她感覺沈浪也不像壞人,眼前的這個男人目光很清澈,自己身上衣不遮體,他也冇多看幾眼。

少女慢慢才反應過來,沈浪可能是真救了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