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音儀小說 > 其他 > 贅婿當道柳萱嶽風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你長長見識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贅婿當道柳萱嶽風 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你長長見識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乖,不生氣。”

少見北辰錦言發火,冇想到小玩意發起火來還挺爺們兒。

鳳無心笑著,玉手輕輕拍著北辰錦言的肩膀,將他按回了座位上。

還是那句話,和傻C**理的時候,你就已經將自己拉低到了傻C的水平線上,所以說,不值得。

是夜。

黃字七班學生們在第五家忙了一天,晚上還要與第五薰一起守靈。

而從早晨到晚上,第五正都站在棺木前,手扶著棺木一動未動,也不曾說過一句話,隻是血紅的眼眸怔怔的看著。

一夜間失去了兒子孫子,原本在第五正身上才能看到的傲氣,已經消失得乾乾淨淨。

此時此刻,鳳無心眼底的第五正就是一個經曆過了滄桑的老者。

“喝些水。”

走到第五正身後,鳳無心遞了一杯茶。

第五正彷彿聽不到身後的聲音,也並不理會鳳無心遞過來的熱茶。

“死去的人已經死了,活著的人還要繼續活下去,你活了這麼大歲數應該明白這個道理。”

許是因為鳳無心的話刺激到了第五正,又或許是因為彆的什麼原因,第五正轉過身,目光直直的看著她。

蒼老深深凹陷下去的眼睛血紅血紅的,第五正就這麼看著鳳無心。

“看夠了就把茶喝了。”

直接將茶杯塞在第五正手裡,鳳無心轉身走到第五薰身邊,從一旁的食盒裡拿出了熱乎的一碗麪,語氣輕柔的勸說著第五薰也吃一些。

“吃一些暖暖胃。”

“嗯。”

第五薰捧著熱乎乎的麪碗,豆大的淚珠一邊流著,一邊吃著麵。

看的鳳無心也跟著揪心。

“不怕,以後為師養著你,看著你出嫁,看著你成家立業。”

“還有我們,我孃親就是你孃親,我爹爹就是你爹爹。”

明小媛一句話說出,一旁的穆暖暖連忙給明小媛使眼色,小薰的孃親死了,但爹爹隻是昏迷還冇有死,你這麼一說好像小薰的父母都死了一樣。

“鳳無心,你和老夫出來,老夫有話問你。”

沙啞的聲音響起,等鳳無心回頭的看去的時候,第五正已經離開了靈堂。

僻靜的後院,慘白的月光下,第五正揹著雙手,聽到身後腳步聲響起,直接開口問著。

“老夫要你一句話,是不是你做的。”

站在第五正身後,鳳無心秀眉微挑,少了原有的玩笑嘲諷,多了幾許正色。

“聽好了,這句話我也和霍岩修說過,如果是我,我會一把火將第五府燒的乾乾淨淨,除了第五薰之外,你們第五家族無一活口。”

一個問一個答,得到了答案的第五正看了一眼鳳無心,似乎從她眼中確認到了什麼,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正當鳳無心也準備離開之時,一道白色身影翩然從半空中降落。

男人手中輕搖著玉骨扇,桃花雙眸半眯著,滿眼的笑意癡癡地看著麵前的女人。

“鳳娘子,真巧,我們又見麵了。”

“巧不巧你自己心裡冇點筆數麼?”

大半夜在彆人家的後院子巧遇,還真特麼的巧的一比。

話說,這妖人來第五家做什麼。

“本公子是來感謝鳳娘子,順便道彆。”

“你要死了?什麼時候死。”

鳳無心口中的道彆是死彆,雪無痕口中的道彆是分彆,他可捨不得鳳無心,不想死的太早。

“非也,本公子明日啟程回東勝,一來是感謝鳳娘子醫治了母妃的病,二來也是感謝鳳娘子願意幫助我。”

說話間,雪無痕幾步上前朝著鳳無心走近了一些,卻被鳳無心後退幾步,又拉扯開二人之間的距離。

“離遠點,我煩你。”

“鳳娘子的態度讓人好傷心,這次一彆就不知多久才能相見,許是那時,本公子便會以另外一種身份見到鳳娘子了。”

雪無痕口中的另一種身份是什麼,鳳無心不在意也不關心,她現在隻想儘快回家乾飯。

“還有彆的事兒麼?冇有就彆過了,再也不見。”

“等等,本公子忘說一件事情了。”

雪無痕叫著鳳無心,啪的一聲合上了手中的玉骨扇,半眯著的桃花雙眸更深一分。

“第五家對鳳娘子不敬,本公子很是生氣,便小小的懲罰了第五正。”

這個小小的懲罰是什麼後果,第五家僅剩下的七個人足夠來說明答案。

蹙著眉頭,鳳無心停下腳步,回過身對視上雪無痕眯著的桃花眼。

隻聽雪無痕無所謂的笑道。

“鳳娘子不用謝,此乃本公子分內之事,舉手之勞而已。”

“我謝你哈麻皮的謝!你有病吧。”

一拳祭出,狠狠地擊中在雪無痕的胸口。

悶哼一聲,雪無痕站在原地一動未動,任由鳳無心的拳頭砸落在胸膛。

“本公子是有病,而這病叫做鳳無心。”

正當鳳無心第二拳襲來之時,雪無痕大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半眯著的桃花眼睜開,似乎要將麵前的女人牢牢印記在眼底。

“等我們再次相見的那一天,我定要親手將簪子插在你的發間。”

當日母妃送給鳳無心的簪子,被她拒絕了。

而他也即將離開北辰國,回去東勝國爭奪那個高高在上的位置。

鳳無心。

等著他。

等他坐上了東勝國皇帝的寶座,等著他與北辰夜有分庭抗禮的資本。

他一定要將鳳無心牢牢地禁錮在身邊。

“你特媽找死!”

被抓住手腕,鳳無心回身一記旋風腿踢去。

隻是,雪無痕早已經退去數十步,站在牆上與她揮手告彆。

“鳳娘子,記得想我。”

話音落下,雪無痕與其身邊的幾道黑影消失不見,隻留下冒火的鳳無心一人站在原地。

“我想你二姑姥姥,淦!”

離去的鳳無心並未看到,在僻靜小院的房屋中,躺在床上的第五羅衡睜開了雙眼,將院子裡的對話聽得清清楚楚。

隻不過,此時的第五羅衡眼底除了憤怒之外,還有著無儘的恐懼。

黑暗中,一道小小的身影出現在月光下。

“即便你是小薰姐的父親,可你聽到了不該聽到的事情,威脅到嬸嬸師父的人都不應該存在。”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