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音儀小說 > 其他 > 贅婿當道柳萱嶽風 > 第兩千二百七十四章 做什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贅婿當道柳萱嶽風 第兩千二百七十四章 做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原本預定這天上午就出發去農村。然而,一早剛上班,秘書任永樂就接到了一個來自市裡的電話,說市委書記陳青山,請蕭崢去一趟市裡,至於原因,電話裡冇有明說。

蕭崢心裡隱隱帶著些奇怪,如今他和陳青山的關係,算是很不錯了。好幾個事情,陳青山都是非常支援他的,要是有急事,陳青山應該會一個電話飛過來,讓他馬上去了。既然陳青山冇有自己打電話,說明事情還冇著急到火急火燎的程度。

但要是一點都不著急吧?為什麼剛剛上班,陳青山就讓秘書打電話給蕭崢的秘書呢?說明這個事情,是陳青山放在心上的。下鄉這個事情,是蕭崢自己可以控製的。所以,他對任永樂道:“你跟陳書記的秘書說一聲,我這就出發去市裡。”任永樂道:“是,蕭書記。”任永樂去回覆了。

蕭崢收拾了下東西,提起包,就出了門。任永樂從秘書辦公室出來,接過了蕭崢的包,陪同一起下樓,駕駛員蔡翔已經在樓下等著。蕭崢的車子駛出縣委大門的時候,正好一輛麪包車駛進來,交錯而過的一瞬間,蕭崢瞧見了車上的好些個老同誌,他們都是縣裡的離退休乾部。自從在縣會議大樓上給他們專門設置了活動室之後,每天總是有些老同誌要過來“上班”,就是在這裡讀讀書、看看報、喝喝茶、聊聊天,在食堂吃過中午飯,才慢慢回去。

蕭崢也看到了正在開車的,就是自己曾經的駕駛員彭光。彭光對蕭崢做了不該做的事情,應該也拿了某些人的好處,這些蕭崢都心知肚明。但,當時他也冇有責令紀委監察局查處彭光,也冇有命令機關事務局,開除彭光。蕭崢隻是將自己和彭光隔離開了,在他看來彭光之所以做出那些事情,就是因為離自己太近,又禁不住有的人開出的條件,內心裡自私的東西便顯露出來了。

蕭崢還清楚記得,那次彭光跑到他這裡,請求蕭崢幫助解決他女兒的就業問題。可蕭崢冇有答應,讓彭光勸女兒自己去考試。或許,跟這一次也有關係,彭光對自己的領導很失望,就生出了怨氣,才被人利用了,來偷拍自己和納俊英。現在,彭光不能再接近自己,想要借彭光的手來傷害他就不容易了,對彆人來說,彭光也就冇有了利用價值,這個事情,蕭崢便讓相關部門去處理了,並冇有想要追著整彭光。

“蕭書記,我想跟天窪鄉和草原鄉的黨委書記都打個電話,告訴他們出發的時間,要推後了。”任永樂的建議,將蕭崢的思緒從關於彭光的事情上拉了回來。蕭崢道:“好,你不說我還忘了,跟他們說一下吧。”任永樂道:“是,蕭書記。”

任永樂就在車內打了電話,說明瞭情況。同時,跟將陪同一起下去的副書記納俊英、副縣長張承傳、寶源縣農業局長董攀登三位領導也作了說明,他們都表示在辦公室裡通知。

到了市裡,蕭崢直奔陳青山的辦公室。陳青山並冇有在批閱檔案,秘書陪同蕭崢進去的時候,陳青山正站在視窗看著外麵的什麼情況。聽到秘書的彙報,陳青山轉過身來,看到蕭崢之後,臉上露出笑容:“蕭書記來啦,請坐請坐。”

等秘書關上門出去了,陳青山看向蕭崢道:“這一清早就把你叫來,是不是打亂你的工作節奏了?”蕭崢道:“冇有。陳書記,我正好要向您彙報一下。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我打算定為我的基層調研期,到鄉裡村裡多走走,瞭解一下基層的情況。”陳青山聽後,伸手在空中點了點道:“這個好的!多到下麵走走,掌握瞭解基層和百姓生活的第一手資料,為下一步到新的崗位上做些準備。”

“新崗位”?這個詞從陳青山的嘴裡說出來,讓蕭崢著實有些吃驚,“陳書記,下一步對我的工作有新的安排嗎?”

陳青山朝蕭崢點頭笑笑,道:“今天找你來,就是想要給你吹個風的。上次,我征求你的意見,是否願意將人事關係調寧甘,你同意了。目前你的人事關係已經到了寧甘。我昨天新收到的訊息,省·委對你在寶源縣的工作總體還是非常滿意的,因而有要進一步重用的考慮。當然,這個事情,還是在省·委領導層麵的考慮,還冇有進入正式的組織流程。但是,我相信也快了!

所以,從現在開始,到你提拔前的這段時間,還是至關重要的。讓你把人事關係,從江中調到寶源來,是我親自動員你的,因而我不能不重視你的事情。你也知道,雖說我們寶源是貧困縣,經濟不是很好,但是內部情況的複雜程度,卻也不比其他地方弱!所以,我覺得,有必要今天一早就把你找來,提醒你一下。這段時期,以平穩過渡為主,你要乾事,等新的崗位塵埃落定,再大乾一番。最近這段時間,低調一點、收斂

點、收斂一點,一切以平穩為主。這就是我今天找你來的原因。你看看,我說的有冇有道理?”

聽完陳青山這一長段話,蕭崢心裡頗為感動。今天,陳青山特意把自己叫過來,特意說上這番話,對他是相當的關心了。蕭崢說:“陳書記,你說的當然有道理。不僅是有道理,也讓我深深感受到,你對我這個外省來的乾部,有多關心!”陳青山擺擺手道:“你怎麼說自己是‘外省來的乾部’?你現在可是正式的寶源縣委書記,冇有括號‘掛職’這兩個字了,而且你的人事關係也在寧甘了。你再也不是外省乾部,是正兒八經的寧甘領導乾部!你這個觀念可要及時轉變過來。”

蕭崢點頭笑道:“陳書記批評的是!”陳青山道:“其他我也冇有什麼要交待的了。你既然要下鄉,肯定日程都已經安排好了,我也就不留你吃飯了。”蕭崢道:“我也不打擾陳書記了。”陳青山忽然又道:“還有一個事情,差點忘了。最近,省·委要召開脫貧攻堅座談會,方案還冇有完全確定,但是我相信,我和你都要參加。咱們都提前做個準備吧。”蕭崢道:“這正好啊,有幾個建議,趁此機會,向省裡提出來。”陳青山點點頭道:“建議是要提,但是也不要給省裡出難題。還是我剛纔說的那個意思,目前,一切以平穩過渡為主,爭取早點到新的崗位。”蕭崢若有所思,點了點頭:“好,我明白了,陳書記。”陳青山審視了下蕭崢的神色,又強調:“得真明白。”蕭崢見陳青山這麼不厭其煩地叮囑自己,不由笑著道:“真明白,陳書記!”陳青山這才道:“那行,冇其他的事情了。你可以回去了。”蕭崢道:“那好,我先下鄉去了。再見,陳書記。”

蕭崢在陳青山的辦公室裡待了也就半個小時左右。坐上車,蕭崢就對任永樂道:“回寶源。你跟納書說一聲,我們現在回去。”任永樂問道:“蕭書記,要不我們兵分兩路,直接到天窪鄉彙合吧?這樣更快。”蕭崢想了想道:“之前,我們是不是一輛商務車下去的?”任永樂道:“是的,本來準備了一輛商務車。”蕭崢道:“那我們還是回縣裡,一輛商務車下去。”

這次去鄉裡,蕭崢非常注意輕車簡從。本來縣委書記下去,一輛政府斯柯達接待,十幾二十人也是常有的事。但是,這次蕭崢下去,隻叫了副書記納俊英、副縣長張承傳,還有農業局長董攀登、連同秘書任永樂,一共也就5個人。所以,蕭崢不想兩輛轎車下去,隻要一輛普通的商務車就行了。

任永樂立刻明白了蕭崢的意思,給納俊英等領導打了電話。一小時不到,蕭崢到了縣裡。一輛黑色的商務車已經停在大院之中,納俊英、張承傳、董攀登三人已經在車上等了,蕭崢和任永樂,也上了車。這是一輛可以坐7人的商務車,這幾個人坐著還是相當寬鬆的。

第一站就是天窪鄉。之所以取名為“天窪”,是因為這個地方有個奇怪的凹陷部分,類似於一個巨大的天坑,但又不同於在江南水多可以成湖,這是在黃土高原之上,本身水就少,又冇有人來建壩蓄水,平時就是數十平方公裡的大凹陷,到了下雨天,就變得泥濘不堪,腿陷入泥裡都挪不動,因而這個地方就被叫做了“天窪”。

還好,今天天氣晴朗。而且,從縣城鋪設過來的公路已經開建了,柏油路麵雖然還冇有鋪壓,但是比以前的土路已經平整了許多。

沿途,蕭崢看到的許多房子,還都是低矮的屋舍,這裡一波,那裡幾簇,分得很散,田地也是這裡一塊、那裡幾點,不是很成規模。這個“天窪”鄉的經濟看來還是非常落後的。

到了鄉裡,辦公條件確實也不好,都是上個世紀的房子了,勝在大日頭還照著,感覺生活還是有希望的,隻要肯想辦法。鄉裡的領導將蕭崢引上了二樓的會議室,大家坐下來。鄉裡的領導,拿出了稿子,想要彙報經濟社會發展情況。蕭崢道:“我們能不能先吃飯?”

眾人都是一愣,天窪鄉黨委書記齊百運馬上道:“好啊,好啊,先吃飯。各位領導從縣裡顛簸到這裡,肯定餓了。”

蕭崢說:“我們趕緊吃飯,吃完了,百運就陪我們去走村,我們不要坐著彙報了,大家都是熟人。百運到時候邊走,邊給我介紹介紹就行了。這兩天,我就打算多看看多走走。”

在寶源縣城,這是中午時分。原蕭崢駕駛員彭光,並冇有在機關食堂吃飯,也冇有回家,而是來到了寶源縣城一個小區,他左右觀望,見冇人注意他,才上了一棟樓。

到了五樓,彭光敲響一扇門,年輕漂亮的疆土妹子哈妮麗來開了門。等彭光進去之後,哈妮麗關上門,然後一把抱住了彭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