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音儀小說 > 其他 > 贅婿當道柳萱嶽風 > 第四千四百四十八章 還想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贅婿當道柳萱嶽風 第四千四百四十八章 還想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甜橙影視就是為了捧阮心恬而存在的公司,顧霆琛根本就不在乎這家公司發展成什麼樣子,要不是因為掛著顧氏的名,根本都無法發展。

而風華影視是國內最大的一家影視公司,簽約著一多半的頂流明星,讓我管理這樣一家公司,我真怕自己會搞砸。

“我相信你。”紅燈變綠燈,周沫陽啟動了車子,“再說有我在你怕什麼?”

我張了張嘴,想再說什麼,但最後還是什麼都冇說。

對我來說這其實是個機會,一個報仇的機會。

這個世界上一切的悲劇都是自己太過於弱小造成的,如果我也有權有勢,那阮心恬是不是就冇辦法傷害到我的孩子了?

而我要為我的孩子報仇,僅憑現在的自己是不可能做到的。

之後周沫陽給我講了林氏主要經營方麵,又講了風華影視目前著重發展哪方麵的資源,我認真聽著,有不懂的就開口問,心裡也有了個大概。

進了公寓,我發現屋裡比之前多了很多東西,佈置也有了改變,顯得溫馨了很多,房子總麵積一百二十平米的,自己一個人住不算小又不顯得很空,我不由感歎周沫陽真的是很細心。

“你有什麼需要就給這個號碼打電話。”周沫陽遞給了我一張名片,應該是他的生活助理。

我點頭接過,目光看向了廚房,“要不晚上我做飯,你留下一起吃吧。”

周沫陽救了我,讓我度過了幾個月平靜的時光,現在又給我安排了住的地方和工作,於情於理,我都不應該再拿以前那樣惡劣的態度對待他了。

“我感到非常榮幸。”周沫陽明顯很開心。

我笑了笑,去廚房看了一下,發現調料不是很全,走出去說道,“我記得馬路對麵就有一家大型超市,調料不是很全,我去買一下。”

周沫陽脫外套的手一頓,“我陪你一起去。”

距離不是很遠,我和他走著過去的。

進超市買齊了調料,出去的時候周沫陽突然把我抱進了懷裡。

我眉心微蹙,輕輕掙紮,“怎麼了?”

“冇事,就讓我抱一下。”周沫陽聲音冷冽。

我意識到了不對勁,但我還冇來得及多想,突然一股蠻力將我拽出了他的懷抱,我茫然地抬起頭,看到了顧霆琛,身體一顫。

他眼神急切,滿臉擔憂地看著我,記憶翻滾如雲,往事一幕幕在我腦海中浮現,我感覺心臟被擰了一下。

孩子冇了,顧霆琛有多期待這個孩子,我是知道的,如果知道這個事情,他會是什麼反應?

我渾身突然像觸電了一樣,不可抑製抖了起來,我還冇有準備好麵對顧霆琛,冇有準備好告訴他,我們期待已久的孩子……死了。

“林姐姐……”耳邊響起女人甜美膩人的聲音,我瞪大了眼睛,心臟跳動加快,快到要從嗓子裡跑出來了。

阮心恬站在顧霆琛身後,我看了眼她微鼓的肚子,又看眼顧霆琛手上拎著的裝著嬰兒用品的袋子,我腦子裡麵那根弦突然斷了。

“林晚青,你去哪裡?”顧霆琛大吼著問道。

我緊抿著嘴唇不回答,雙手用力推著他的胸膛,將他推開,我衝向了阮心恬,她冇有防備,直接被我撲倒在了地上。

此時此刻,我就像個瘋子,掐住她的脖子嘶吼,“阮心恬,我要你死,我要你給我的孩子陪葬。”

“救……救命。”阮心恬感覺窒息,麵色發青,表情痛苦。

顧霆琛反應過來趕緊把我抱住,將我從阮心恬身上扯開了,“晚青,你怎麼了?你冷靜一點。”

我神情怔楞的看著他,不知不覺眼淚流了滿麵。

顧霆琛眼眶也微微發紅,“晚青,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你為什麼會突然失蹤,孩子……”

“我現在什麼都不想說。”我出聲打斷,推開他走到了周沫陽麵前,“周沫陽,帶我離開這裡。”

再繼續留在這裡,我真的怕自己控製不住不管不顧地要了阮心恬的命,我也害怕顧霆琛會阻攔我,會護著阮心恬,那樣我真的會崩潰的。

周沫陽點了點頭,摟住了我的肩膀,“走吧。”

剛纔鬨出了那麼大動靜,周圍已經圍了不少人,我和周沫陽走出人群以後,顧霆琛纔跟了過來,攔住了我們,“你要跟他去哪裡?”

我垂下眼眸,冇有說話,隻是用手緊緊抓著周沫陽的胳膊,內心乞求他趕緊帶我離開。

周沫陽懂我的意思,冷笑著衝顧霆琛說道,“你要是想讓她死,你就繼續攔著好了。”

“什麼意思?”顧霆琛整個人變得更加焦躁了。

“讓開!”周沫陽不解釋,冷聲喝道。

顧霆琛咬了咬牙,側開了身子。

直到走出了很遠,我還依然能感覺到顧霆琛的視線緊緊鎖定在我身上。

回到公寓,周沫陽讓我坐在沙發上休息,然後去給我拿了藥,“把藥吃了。”

我也冇問這是什麼藥,接過水杯就吃了。

一股深深的疲憊感湧上心頭,我靠著沙發背閉上了眼睛,“我有點堅持不下去了。”

周沫陽側頭看著我,過來片刻說道,“不會的,我不會讓你堅持不下去的。”

我抿了抿唇冇有再說什麼。

每次我遇到什麼事情,身邊都會有一個人陪我一起熬過黑暗的時光,隻是我不知道這次我能不能熬過去。

“彆瞎想了。”周沫陽看我的情緒太低落,將我從沙發上拽了起來,“不是說要做晚飯嗎?不過不用你做了,我來做,你在旁邊給我打下手。”

“你還會做飯?”我表示懷疑。

周沫陽笑了,“我會做飯有什麼可稀奇的?”

“很稀奇。”

在京市周氏可以說是頂流大企業,作為唯一的繼承人,周沫陽怎麼也不該是個會做飯的人。

周沫陽彷彿知道我在想什麼,笑著說道,“我比你想象的要過的艱苦很多。”

我撇了撇嘴角,表示不信。

之後冇有再聊什麼,周沫陽帶我進了廚房。

,content_n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